您的位置:

首页  »  校园小说  »  女友露出的淫慾

女友露出的淫慾

之一、廁所內的對話??

大三,一個接近期未的六月午後。??

「當……當!當!當!」下課鐘聲剛響起,我顧不得平常煙友的叫喚,便抱起了肚子直往男廁跑。??

「噗……噗……嘩……」如流水般的排泄聲,沒多久便把我的腸道給清理乾淨,心想:「媽的,中午不知吃了什麼,肚子這麼痛。」而此刻雖然腸道已清理完畢,但為了安全起見,於是便想著在此再多蹲一會,等著便意全消吧!??

而此刻偌大的廁所裡只有我一人,於是便摸著胸口的煙包,想點燃一根煙來打發這如廁的時間,但怎知摸著煙包才發現,不知何時那煙早已被我抽完而不自知。??

不久,我聞到一股煙味,且門前不遠處的小便斗前好像有著兩個人在交談似的。我仔細地聽著那聲音,發現不就是平日常與我鬼混的阿義及阿忠的聲音嗎???

當我正想開口借煙時,卻聽到:「對啊,我也覺得阿傑他女朋友的胸部真的很大。」??

我聽到他們的交談內容,令好奇的我止住了嘴,便屏息地想聽聽他們到底在聊些什麼。??

「我覺得應該有D吧?」聽到阿義道。??

「我想應該不止吧?如果告訴我有F,我應該也會相信。」阿忠道。??

「對啊!」阿義附和著。??

「嘩……」不久聽到一陣水聲,本想著他們兩人會就此結束這個話題,沒想到洗完手後,依然聽到兩人的聲音在繼續聊著。??

我探頭從門縫中望去,只見到阿義與阿忠兩人在流手台前又各自點了根煙,由於流手台離馬桶隔間較遠,於是我便將耳朵更貼進於門板前,想更仔細聽聽兩人到底還會繼續說些什麼。??

只聽到阿義說:「對了,淑娟不是好幾件T恤都比較大件嗎,有一次我去阿傑的房間聊天,結果不小心把飲料打翻在地板上,淑娟來擦時,不小心從領子看到裡面,結果胸前的兩團肉就這樣在我眼前晃來晃去,真的是好大啊!」??

「對啊,你也有看到過啊?其實好幾次去阿傑的房間,只要淑娟稍微動一下就曝光了,本來我真的不想看,怕對不起阿傑,但還是會忍不住偷瞄了一下。」阿忠附和道。??

「嘿嘿!你明明就是自己好色嘛!」阿義消遣道。??

「我是說真的啦!總覺得阿傑是這麼好的朋友,這樣偷看他女友的胸部真的是有失厚道,但還是會忍不住嘛!」阿忠辨解著,緊接著他又說:「可是要怪就要怪淑娟啦,沒事胸部幹嘛長這麼大,害人家都會忍不住想盯著她的胸部瞧,人家已經盡力在克制啦!」??

「對啊,我看淑娟胸部那麼大,整個胸罩都快罩不住了,真他媽的好羨慕阿傑!」阿義道。??

「是啊,如果能摸一下,做鬼也風流。而且有這麼個大奶女朋友,搞不好三不五時還可以乳交一下。」阿忠道。??

「噗……你真他媽的敢說,沒想到你是這種人。哈……哈……乳交……虧你想得出!哈……」說到這阿義忍不住的大聲笑了出來,緊接著阿義又說:「我看你是A片看太多了,才會如此慾求不滿吧?」??

「沒有啦,只是大家說出來聊聊嘛!在阿傑面前,我才不敢這樣說呢!」阿忠道,「而且說真的,淑娟的屁股也蠻大蠻俏的,有一次她穿緊身短裙時,整個內褲痕跡都跑出來了,而且坐下時還讓我看到裡面的小褲褲呢!」阿忠又道。??

「你真他媽的好色,連偷看人家裙下風光也拿出來說。」阿義道。??

「人家是不小心的嘛!」阿忠道,緊接著又說:「對了,聽說胸部大的女生乳暈都很大,顏色也很深,不知淑娟會不會也是這樣?」??

「你幹嘛問我這個?想知道,也應該要問阿傑才對吧!」阿義道「沒有啦,只是好奇……」??

「咳!」聽到一聲咳嗽聲打斷了阿忠緊接著要說的話,不久又聽到:「嗨,你們兩位大哥在此聊些什麼?」??

「沒有啊,只是隨便聊些五四三嘛!」阿義道。??

「對啊,對啊,就是隨便聊聊嘛!對了,要不要抽根煙?」阿忠好像做錯事的小孩,想趕快轉移話題一般。??

「不用了,剛丟掉。」??

「是嗎?這樣子我們兩個就先走了,你慢慢上吧!」阿義說完後,不久整間廁所就聽不到阿義與阿義的聲音了。??

「嘩……」當沖水聲結束,這一位不知名的同學步出廁所後,整個廁所便又回到安靜無聲的狀態。??

「當……當!當!當!」不久,上課鐘聲又再度響起。我拿起廁紙擦了擦屁股,穿了褲子,沖了水,開了門後,便走到洗手台前洗了一把臉。??

我看著鏡中的自己,回想著阿義與阿忠說的話,此刻內心真的是百感交集,不知該如何言語。一方面我感到氣憤,一方面卻又是感到驕傲與興奮,因為我是阿傑,而淑娟正是我的女友。??

-----------------------------------??

之二、小小邪念??

這幾個夜,常常是輾轉難眠,好不容易睡著了,卻又常常於半夜裡醒來。這一夜,半夜裡我又從夢中醒了過來。打赤膊,全身只穿一件四角內褲的我,將她的手從環抱我的腰間放下,從牆角的床上好不容易翻過了她的身,拉了把椅子,就這樣坐在窗前抽起了煙。??

我將煙盡量往窗外吐去,一方面是她不抽煙,另一方面則是她討厭我在她睡覺時抽煙,也因此怕她聞到煙味從睡夢中醒來,免不了就是對我一陣嘮叨。??

她轉了個身,我嚇得趕緊將煙熄掉,但她並沒有醒來,只是涼被掉了下來,身體的正面也從牆角的方向轉向了我。街邊的路燈,透過窗戶隱約地照在她的身影上,我看著她可愛的臉龐及那豐滿的胸部,一時之間倒也不知該思索些什麼。??

一個心愛的人,此刻就在你身旁,這也可以算得上是一種幸福吧?她在睡夢中又稍微的動了一下身體,而炎熱的6月裡,她已習慣只著T恤及內褲入睡,因此在寬鬆的T恤下,更露出她那件小小內褲,看在我的眼裡,更有著說不出來的撩人性感。??

************??

她就是淑娟,是我交往過的第二任女友,她是小我一屆的商科學妹。認識她是在我大二下時。那次偶然的機會,是在我晚上九點多路過市區一家麵包店時。由於那一天晚餐沒吃,便想要買個麵包來褢腹。就這樣,我停好了機車,踏入了店裡,迎面而來便是一聲「歡迎光臨!」的親切招呼聲。??

她站在店門口的麵包櫃旁,正將許多已沒有麵包的空盤子給堆疊起來,一聲「歡迎光臨」聲後,她趕緊放下手邊的工作,遞了個小盤子及麵包夾給我。??

我道了聲:「謝謝!」接下了盤子及夾子,卻反倒不知該選些什麼。一方面是因為已接近十點的打烊時間,櫃子上並無太多樣式的麵包可供選擇;而另一方面,則是她那甜美的招呼笑容及那豐滿的身材在不知覺中吸引了我,使得我站在麵包櫃前,視線忍不住偷偷的瞄著她瞧。??

只記得她那一天,好像頭戴著白色的小廚師帽,穿著深藍色的牛仔褲及一件朱紅色的緊身T恤,然而這一切並不是我記得的重點,令我印象深刻的,反倒是她所套著的白色圍裙。其實圍裙並不小件,但由於她的胸部實在太雄偉的關係,圍裙穿在她的身上,上半身反倒有點緊繃得令人忍不住多看兩眼。??

她一腳跪著、一腳蹲著,正擦拭著下層的櫃子,由於見我一陣子沒有動作,她好像也有意識到一股視線正瞧著她的胸前看(不知是不是我多心),於是放下了手邊的抹布,稍微的拉了拉圍裙的上方,便抬起頭來問我說:「先生,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

面對她這樣的舉動,我趕緊將視線轉移到麵包櫃上,然後故作鎮定的用手敲起了麵包夾,才神態自若地轉過身,看著她的臉頰說:「沒有啊,只是好像都賣得差不多了,沒什麼口味好選擇,所以正猶豫著該選什麼麵包來吃。」說到這,我感覺到臉頰一陣發燙,真不知我到底有沒有臉紅起來???

「這個口味好像不錯呢!」我看到她身旁附近的一個盤子上仍有兩三個同口味麵包,於是我趕緊脫口而出的說道,並緊接著將麵包給夾放在手裡的盤子上。??

「這樣就好了嗎?」我將盤子遞過去給她,她問道。我點了點頭,說:「對啊!」只見她拍了拍膝盤上的灰塵,用圍裙下方抹了一下手,便接過盤子領著我朝櫃檯走去。??

她迅速地用麵包夾將麵包給放入透明塑膠袋內,緊接著,她敲打著收銀機上的黑色按鈕,當黑色盤子退出來要跟我結帳時,我掏了張百元鈔票給她,並想著要與她搭訕認識一下,於是我脫口而出的問道:「小姐,你應該還是學生吧?」??

「嗯。」只見她點了點頭,將我手邊的鈔票給收了過去。??

「你看起來好面善,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喔……」只見她愛理不理的說,手邊則是忙著算零錢給我。??

這下我心想:「糗大了,這麼老套的虧妹妹方式,人家怎麼可能會理我呢?而我這個豬頭,為什麼又會臨時想出這種搭訕方式呢?」我心裡不斷地吶喊著,卻又不知該如何收拾這樣的局面。??

我接過了袋子及她手上的零錢,心想事到如今,也只有豁出去了,走出這個店門口後,也不知自己還有沒有勇氣再來搭訕,於是我便又開口說:「我是說真的,你長得很可愛,令人印象很深刻,我一定在校園裡見過你,所以才會對你印像這麼深刻。」說完這句話,我感到內心有點心虛,天曉得我在哪裡見過她呀???

「喔……」她仍是不太理我地將黑色盤子給推回收銀機內。??

我心想,她或許早就習慣每天面對我這般無聊男子的搭訕,所以也就練就一副愛理不理的功力吧???

事到如今,我也只有孤注一擇了,畢竟在這小小的縣轄市裡,除了我們學校的學生,便是另一所大學的,這二分之一的機率,該不會讓我槓龜吧???

「我是說真的,我是某大大二的學生,我一定在學校見過你。」我故意假裝很誠懇的說道。??

只見她笑了笑的對我說:「對啊,我也是某大的學生,看來我應該叫你一聲『學長』吧!」??

就這樣,我又與她哈啦了幾句,後來店老闆催她去廚房幫忙,才與她結束了短暫的交談。??

有了一個好的開始,就算成功了一半,後來我三不五時就遛達去麵包店買面包,甚至是假裝打烊時間順路經過那裡,就這樣幫忙她打烊、幫忙她搬一些較粗重的東西,還可以順便跟店老闆賺些賣不掉的免錢麵包。??

就這樣我跟她相識,開始載她上下班、相戀、發生親密關係,進而同居……??

說真的,若以都市化的標準來看,淑娟並不是一個挺漂亮的女孩子,她沒有一般人所謂的高佻身材,也沒有所謂的纖細蠻腰。她來自南部的鄉下,個性有點單純、保守,講起話來還有一點台灣國語。或許是環境使然的關係,她不習慣化妝,也不習慣追求所謂的名牌衣服。她就是這樣一個很親切、很單純的人,但對於某些事,卻又是固執的不得了,我想這或許就是南部人的個性吧???

我跟淑娟交往時,還記得淑娟的身材是168公分、61公斤,三圍是38F、27、36左右的身材,而這樣的身材,算得上是有點胖吧?所以當她脫光衣服,雖有傲人的上圍觸感,但肚肚上也難免會有些小腹。??

若以明星來比較,真的無法形容淑娟像誰,若真要比較的話,還記得《鐵達尼號》的凱特溫絲蕾吧?在某種角度上,淑娟倒長得有點像她,甚至連那種肉肉的感覺也如出一轍。??

而淑娟會有這樣豐滿的身材,或許是因為體質的關係吧?淑娟給我看過她以前的照片,從幼稚園胖到高中,最重時還曾有高達90公斤左右的記錄。一直到她讀高二時,因羨慕別人都有男友,且生活是過得多彩多姿的,故發奮減肥,就這樣節食運動,加上來個腸胃炎,慢慢的在一年半左右便瘦到當我認識她時的身材。沒想到,我就這樣成為淑娟的第一個男朋友,而淑娟的第一次,自然而然便是獻給我囉!??

淑娟曾問過我一句話:若以照片當時90公斤的模樣,我是否還會追求她???

而這個問題有點深度,雖然從照片裡可看得出淑娟當時便長得乾乾淨淨的,挺可愛的,但90公斤這樣的身材,我想是男生,都應該會考慮一下吧?但看著淑娟的臉龐,我當然是說:「傻瓜,不論你是胖是瘦,我都還會愛你的啊!」就這樣的把這個問題給迴避掉了。??

************??

看著熟睡的淑娟,不知覺中,我又想起阿義與阿忠在廁所內所說的對話。或許是太愛淑娟了,也因此無法忍受朋友在私底下會這樣窺視自己的女友,雖然只是看到胸罩及內褲而已,但當好朋友這樣窺視自己的女友,且私底下講這些不堪入耳的話語時,我想是男人都應該會感到不爽與氣憤吧???

但另一方面,我腦海裡想到朋友在窺視女友的情況,卻又感到一股莫名的興奮。甚至幻想著淑娟全身只穿一件T恤,連胸罩及內褲都沒有穿,就這樣大剌剌的在我們三人都在房間聊天時,便跪在地上擦起了地板。而由於T恤的曝光,阿義及阿忠兩人更虎視眈眈地望著淑娟的胸部及下部,想到這,我感到無比的驕傲與興奮,畢竟我的女友是別人看得到卻又摸不著的。??

想到這裡,不知覺中已感到老二一陣腫脹,於是我脫下了內褲,赤裸著身體坐在椅子上,看著淑娟熟睡的身影用手打著手槍,幻想著她正被別人窺視著……不久,我就這樣發洩了出來。??

面對這樣的情況,我內心的情緒是感到十分詭異的,當時這個時候,其實市面上早就有許多關於暴露方面的日本A片,當我看著女優在戶外大膽露出時,心中產生的興奮感,是看一般室內A片所無法言語的,而我的內心或許有一點小小的暴露狂心態正潛伏著……??

但我是男生,男生暴露並沒有人想看,反倒會引起人家一陣的撻伐。當意識到別人會窺視女友的身體時,內心雖然會氣憤,但另一方面卻又會有矛盾性的驕傲與興奮,這樣的矛盾心情,便是這一陣子造成我睡不好的真正原因。??

我用面紙擦拭著身上的精液,此時我不得不重視內心真正的想法,也因此心中喚起一個小小的邪念,讓我想要暴露女友,我想要將淑娟給小小的暴露一下,但又該如何做呢???

因為淑娟是一個思想相當保守的女人,想學A片小小的玩一下SM也不肯,連在野外沒有人時想跟她來場戶外做愛也被拒絕,這樣的人,又怎麼可能會願意在人前暴露呢???

於是在我的心中開始了幾個小小的計劃,而這個計劃必須是安全可靠的,這樣我也才敢設計女友。??

1.在人少的場合,於陌生人面前暴露女友。在陌生人面前暴露女友或許沒人認識我們,話也不會傳開,但誰敢保證陌生人都是好人啊?萬一女友碰到壞人就被人給強暴了,我又怎麼對得起女友及自己呢???

2.在人多的公眾場合暴露女友。這個主意是比較安全點,人多也比較不容易出事,可是若遇上了警衛、警察,吃了妨害風化官司,上了社會版頭條,又怎麼對得起父母與朋友呢???

3.在房間內,朋友面前暴露女友。這個計劃好像較安全點,朋友會給我面子,就算衝動也不敢硬來,只是朋友若大嘴巴,把這件事傳開,在學校女友與我便無法立足了……啊!好苦惱,若是信得過的朋友,且暴露得若有似無的感覺,或許這件事就不會傳開吧???

這時我想到那天阿義與阿忠在廁所內的情景,兩人私底下雖會聊聊,但一有外人在時,便會馬上閉口不談,若不是那天我在廁所內,我又怎麼可能會知道兩人會偷偷窺視女友呢?若被這兩人傳出去,打死不認帳也行。??

想到這,或許對他們兩人那天的言語還是會感到有點氣憤。但冥冥中,或許又注定他兩人成為這場計劃中的配角,畢竟與他兩人當死黨也快三年了,他們也應該比較敬我及不會害我吧?且女友若暴露的是若有似無的感覺,就算讓他們兩人小小的看了一下,傳了出去,反倒人家會說他兩人好色呢!??

想到這,我已決定讓女友小小的暴露一下,讓女友豐滿的身材給好友小小的看一下又有何妨呢???

-----------------------------------??

之三、露出女友小作戰(1)??

大三下期未考的週四下午。??

「當……當!當!當!」下午第一堂考完試的鐘聲響起,我遞交了考捲後便站在走廊等我的死黨阿義與阿忠。??

「喂!阿義,考得怎麼樣?」我看到阿義先走出教室,便在走廊上叫住他。??

「還好啦,60分應該沒問題。」??

「那下一堂準備得怎麼樣?」我問。??

「你說晶體電路設計?哇靠,我都搞不太懂,可能會被死當吧?」阿義邊說邊拿起煙來請我。??

點了煙後,我說:「我也是,不過剩這最後一堂,考完後便輕鬆了。」??

我跟阿義各吐了兩口煙後,我問阿義說:「對了,考完試有何打算?」??

「什麼打算?」阿義問。??

「沒有啦,想說再過幾天就暑假了,再來大家又會一陣子沒見,想說找個時間找你跟阿忠來我住的地方聚聚,隨便喝喝酒、打打牌啦!」我說。??

「聚聚啊?沒差啊,只不過今天不行,昨天K書K到今天早上,一整晚都沒睡,等一下考完後可要好好補眠一下,我看約明天好了。」阿義說。??

「明天啊?可能不行!因為淑娟考到明天下午,這幾天她都沒什麼睡,且考完後還要打工,打完工後也累了,想說明天讓她好好睡一覺,不如約星期六晚上好了。」我說。??

「好啊,反正我都沒差,看阿忠怎麼決定好了。」阿義說。??

「嘿,你們在聊什麼?」阿忠此時也走出教室,說完後向我們走了過來。??

「沒有啊,阿傑說星期六晚上想找我們兩人喝酒、打牌啦!」阿義說,說完後也拿出煙請阿忠抽。??

「星期六啊?可是我明天就要回中部了。」阿忠邊說邊抽起煙來。??

「晚一點再回去啦!」我說。??

「不行啦,我住宿舍,宿舍星期六中午便關了,我要住哪?」阿忠說。??

「住阿義那嘛!我們大夥鬧通宵,如果阿義不讓你住,我跟淑娟讓你來我們房間打地鋪。」我說。??

「在你們那打地鋪?我看算了,等一下你們兩人一時興(性)起,我這個電燈泡未免也太大了。」阿忠開玩笑的說道,緊接著又說:「我看我還是睡阿義那好了。」??

「我沒差啊,只不過我家裡地方較小,就委曲你擠在小小的地板上。」阿義說。??

「沒關係啦,只要有地方睡就好,那我就星期天再回去好了。」阿忠說。??

眼看『露出女友小作戰』的計劃已成功了約三分一,配角都已同意出場,雖然內心還是有些矛盾,卻也忍不住於心底偷偷的竊笑,再來便是想辦法設計女主角了。??

「對了,你要約幾點?」阿忠打斷了我的思緒問。??

「約晚上11點好了。」我說。??

「不行啦,太晚了。」阿忠說。??

「可是淑娟打工打到那一天,下班已經10點了,我要過去接她,回來她洗個澡休息一下也近11點了。」我說。??

「我們先過去你那嘛,9點多讓你去接淑娟,回來後再繼續聊天打牌嘛!」阿忠說。??

「不行啦,大家一定會喝酒,喝完酒去市區怕遇到警察,且淑娟也不習慣我們兩人都不在時留人在我們房間內。你們也知道嘛,她怕別人亂翻她的東西。」我說。而這樣的說辭其實只是為了方便我設計女友之用。??

「那你要我們兩個怎麼打發6點到11點的時間?」阿忠說。??

「我看我們一起去吃個飯,然後再去打保齡球,11點時再過去你那喝酒、聊天,順便打牌好了。」阿義說。??

「這個提議不錯,反正淑娟3點開始打工,我也沒事做,就先去吃飯、打球好了。」我說。??

「那時間就這樣定囉,到時看要去哪吃飯再打電話約地點。」阿義說。??

「嗯!」、「好啊!」我與阿忠說。??

「對了,淑娟不是不太喜歡打牌麼,要不要再約一個腳?」阿義說。??

「嗯!也對喔,我看我再約阿邦或阿德打牌時過來添腳好了。」我說。??

其實淑娟也會打牌,只是她不太喜歡這種太耗腦子的娛樂,於是阿邦或阿德便往往成為我們三人固定班底的添腳人物。而阿邦及阿德兩人,其實對我而言並不算熟,他們兩人是外系的,只是與我住同一棟,自然而然打牌缺腳時便會想到他們了。??

「好啦,那就你約啦!」阿義說。??

「對啊,要記得喔,不要打牌時開天窗。」阿忠附和道。??

「放心啦,我一定會記得的,萬一沒約到他們,就乾脆找淑娟添腳啦!」我開玩笑的說道。??

我心底裡其實根本就不打算找阿邦或阿德,因為這兩人雖然好相處,但本性並不算太瞭解,我又怎麼可能讓他們成為『露出女友小作戰』計劃中的危險因素呢???

結束了與阿義及阿忠的談話,我們三人又趕忙回到教室K書,以準備最後一堂的期未考。??

-----------------------------------??

之四、露出女友小作戰(2)??

在接下來的故事中,絕大多數是發生在我與淑娟當時所住的小套房,為了讓讀者看文章時有點概念,所以在此簡略的畫出我們所住套房的平面圖並略為解釋一下:??

1.書桌前其實還有個書桌椅,但畫不出來。??

2.電視櫃是用一個四層書櫃打平並放電視在上面,所以就叫電視櫃囉!??

3.電視櫃後方有一個很大的窗戶,但畫不出來。??

4.書櫃是一個四層書櫃打直。??

5.書櫃與浴室門中間其實有一個吊衣物的長型曬衣架,但一樣畫不出來。??

6.有太多小物件就不解釋了。??

阿義與阿忠繼續留下來打保齡球,大家說好11點見後,我便接淑娟下班回到我們住的地方。回到住處已是近10點30分,於是我先進廁所洗了個澡,算好淑娟洗澡大約的時間後,便於10點40分穿了件短外褲出了廁所。??

緊接著便是我『露出女友小作戰』的女主角要登場了,而這個計劃已計劃很久了,再來便是設計淑娟,讓淑娟一步一步地掉入我所設計的陷阱裡……??

出了廁所,淑娟正躺在床上亂切電視。??

「換你啦!」我用毛巾擦著頭說。於是淑娟便起了身,走到衣櫃前要拿換穿的衣褲。??

淑娟在櫃子翻找了一陣子後,自言自語的說:「奇怪,我記得昨天明明還剩一套啊!」??

我假裝好奇地走到淑娟身後問:「你在說什麼一套啊?」??

「我是說內衣褲啦,昨天洗澡拿衣服時明明還剩下一套,怎麼今天就找不到了?」淑娟說。??

「你會不會記錯啦?」我問。??

「不會啊!我應該沒有記錯啊!」淑娟狐疑地說。緊接著又道:「喔!怎麼辦?天氣這麼熱,加上打工完後全身黏答答的,不換內衣褲真的很不舒服吶!」??

此時我走到浴室門旁的洗衣籃,從裡面撿了件淑娟的小內褲,然後舉得高高的對淑娟調侃說:「你可以從裡面撿件比較不臭的來穿嘛!」??

淑娟跑到我面前,從我手中奪過了內褲,臉部有點泛紅的說:「你少惡了,你以為我們女生都像你們男生一樣,這麼骯髒,連內衣褲都可以換面穿嗎?」??

「沒有啦!開開玩笑,幫你想個辦法嘛!」我做了個訕訕然的表情說,緊接著又說道:「不然我出去幫你買好了。」??

「拜託,別開玩笑了,我這個尺碼平常就很難買到,更何況已經是晚上10點多了。」淑娟邊說邊將內褲給放回洗衣籃內。??

「不然不要穿好了,反正你平常睡覺時就只穿T恤及內褲,不是早就習慣不穿胸罩了嗎?」我說。??

「這不一樣啊,這是習慣問題,我平常也只有睡覺時才會把胸罩脫掉,更何況待會我還要上頂樓洗衣服呢!這個星期忙期未考,你跟我都積了一個星期的衣服沒洗,星期一我就要回南部,你也要回家了,衣服丟給誰洗啊?你洗嗎?」淑娟有點抱怨地說。??

「好好好!反正待會又沒有要去哪,最多也只是上頂樓洗一下衣服而已,外面套一件T恤也不會有人知道要看,出房間時再多套一條短褲就好。更何況整棟樓大多數的人都已經回去了,要剩也只剩下我一個,你該看的也都早就被我看光了,害怕什麼呢?最多我幫你洗衣服嘛!」我開玩笑的說道。??

淑娟嘟著嘴,低頭看著自己的身體說道:「不穿胸罩還好,可是叫我不穿內褲真的很不習慣吶!」??

「不然我去街口的便利商店幫你買紙內褲好了。」我說。??

「不要啦!一次要買一大包,浪費錢,且穿起來又不舒服。」淑娟說。??

「不然你要怎麼辦嘛?」我假裝有點不耐煩的道。??

「算了,不穿就不穿,反正你又不是沒看過。」淑娟說。??

「這就對了嘛!反正衣服洗一洗,明天早上就乾了,下午出去時也不怕沒有內衣褲可穿嘛!」我說。??

「喔!」淑娟回了我一聲後走回到衣櫃的鏡子前看了看自己一下,便脫去了上半身的粉紅色緊身T恤及下半身的深藍色牛仔褲。??

此時全身只著內衣褲的淑娟,從一旁的四格置物藍內拿起了梳子,習慣性地梳了梳幾下及肩的頭髮。這是淑娟洗澡前及洗澡後的習慣性動作,事隔多年後,我仍搞不懂為何許多女孩子洗澡前會梳頭,洗澡後也要梳一下頭呢?因為我總會觀察女朋友的小動作,總覺得洗澡後梳頭算合理,可是洗澡前為何也要梳一下頭呢?那洗澡時不是也會弄亂嗎?不知各位遇到的女朋友會不會如此?(這是題外話啦!)??

看著只著內衣褲梳頭的淑娟,真有說不出來的豐滿性感,我走到她身後,從她的腰間一把抱住她,緊接著我撫摸她腰間內褲的鬆緊帶,在她耳邊輕輕的說:「淑娟你真是性感,反正待會進廁所還不會要脫掉內衣褲,倒不如直接在這裡脫掉給我看吧!」??

說完後,我用大姆指勾著淑娟內褲的鬆緊帶,假裝要把她的內褲給脫掉。淑娟打了一下我的手說:「你少美了,要脫也不會在這裡脫給你看。」緊接著淑娟又說:「你今天怪怪的吶,是在示愛嗎?別鬧了嘛,還有一堆衣服要洗。」??

「沒有啊,人家想說你明天要回南部了,再來會有一陣子沒見,所以捨不得啊!」我撒嬌的說。??

淑娟笑了笑說:「少貧嘴了,我看你是想要吧?等衣服洗完,房間稍微整理一下,晚一點再說嘛!」??

「嗯。」於是我放開了淑娟,並將淑娟落在地上的衣服及褲子給拾了起來。??

由於我很少會主動幫淑娟收拾更換下的衣物,於是淑娟好奇地問我說:「你要幹嘛啊?」??

「沒有啊,幫你收拾衣服啊,剛才我不是說要幫你洗衣服嗎?看你這套衣服也穿了這麼多天,就隨便洗一洗嘛!」我說。??

「天啊,天要下紅雨了!你竟然主動說要幫忙洗衣服,是不是吃錯藥了?」淑娟說。??

「喔,我只是懶了點嘛!洗衣服還不簡單,全部丟進洗衣機去不就得了?」我說。??

「不能這樣子喔!你要把內衣褲給我用另外一個臉盆裝著,用冷水精泡著,等一下我再去處理。」淑娟說。??

「是的,遵命!管家婆大人。」我比了個敬禮的手勢,開玩笑的對淑娟說。??

「對了,對了,記得要把我跟你的內褲用兩個臉盆分開放著,我的內衣褲可是很貴的。」淑娟緊張道。??

「我知道啦,你不是要洗澡嗎?還不趕快去!」我說完後推著淑娟往廁所走去,就怕兩人在這樣鬼扯蛋下去,讓時間到了,阿義及阿忠來了,而淑娟心裡產生戒心,又怎能如願地完成我『露出女友小作戰』的計劃呢???

「等一下,我拿一下衣服嘛!」淑娟說完後就跑到書桌椅旁,從靠背上拿起了平日她在房間內最常穿的藍色T恤。??

而這裡要附帶一提的是,沒認識淑娟前,因為淑娟曾胖到90公斤左右,或許是買不到什麼衣服或為了掩飾身材,所以總會穿寬大的T恤來搭配衣服。隨著淑娟瘦下來後,這些T恤淑娟也比較沒有再穿出去,反倒成了淑娟的睡衣及家居服。??

這樣較大件的T恤,淑娟大概只有四、五件放在同居的住處,而瘦下來的淑娟穿起這些T恤來,長度約在露出大腿三分之二左右的位置,若搭起短褲或熱褲來,也讓人搞不清裡面是否有穿外褲的遐想。於是在房間內,淑娟為了貪圖涼爽方便,便總是只有在內衣褲外直接套上T恤而已,除非是上頂樓洗洗衣服或到住處附近的便利店買買東西,或房間有客人來時,淑娟才會穿上短褲,怕不小心曝了光。??

而看了淑娟拿了藍色T恤,我故意說:「這件你都穿了好幾天了,搞不好都有汗臭味了,還不順便洗一洗?」說完後,我便故意從衣櫃內在那些較大件的T恤中選了件顏色較淺的,且領口鬆緊帶已經有點鬆掉的淺灰色T恤,而這時心裡只可惜淑娟這些T恤的顏色都是較深的,沒有白色的,否則我一定會選白色的。??

淑娟聞了聞藍色T恤說:「會嗎?我覺得還好呢!」??

我從她手中拿過了藍色T恤說:「你少惡了,反正都穿了這麼多天,我就順便幫你丟入洗衣機洗一洗,你換穿這件好了。」??

「喔」了一聲,淑娟接過了淺灰色T恤後便自言自語的往廁所內走去,而我大概可以聽到她說的是:「奇怪!我記得昨天洗澡時,明明還剩下一套內衣褲的啊……」而此刻時間大約10點55分左右。??

其實淑娟剩下的那一套乾淨內衣褲,是我把它給混入洗衣藍內。與淑娟同居以來,雙方都有許多衣服,因此除了當季的衣服外,大概也只有各自準備五、六套左右的內衣褲來換洗。而我倆的內衣褲淑娟大多會天天清洗,而外衣褲也會每星期用洗衣機給清洗乾淨。只是這一陣子我倆都在忙期未考的原故,淑娟要去洗衣服時,我便跟她說:「反正我倆都有足夠的內衣褲可換穿,等期未考考完後再一起洗一洗好了。」而淑娟也因為忙及累的關係,便沒有堅持一定要每天清洗內衣褲。??

而昨日淑娟考完期未考後,本來便打算將這一星期的衣物給清洗乾淨,但我跟她說:「你這一星期都沒啥睡,何不好好睡一覺,明天再一起洗一洗呢?」??

而淑娟看自己還剩下一套內衣褲可換穿,心裡一懶,可能便想說算了,趁今日打完工後,再一起將衣物給清洗一番吧!否則以淑娟的個性而言,就算是偷懶一下,昨日看到自己沒內衣褲可換穿,也一定會趕緊清洗一套供自己今日換穿用的。??

而這一切的一切便都是我的計劃,淑娟自己卻不知正一步步地落入我『露出女友小作戰』的計劃內。??

-----------------------------------??

之五、露出女友小作戰(3)??

看著淑娟已一步步地被我設計入『露出女友小作戰』的計劃內,我的內心卻又突然有點反悔,但又忍不住想將女友給露出的情慾心理,讓我一步步的將計劃給繼續下去。??

我在房間內將淑娟所有的外褲,不論是長褲及短褲統統都給扔入洗衣籃內,衣櫃裡只剩下淑娟近來清洗乾淨的短袖上衣及一些短裙而已。??

我聽到浴室裡傳來水聲後,便用手拍打著浴室的門板。淑娟開了門後,用門板遮住自己的身體,露出已淋濕的頭部問我說:「你要幹嘛?」??

我說:「我要洗衣服啊,要跟你拿臉盆、洗衣精及冷水精。」??

淑娟說:「等一下,我拿給你,不要偷看喔!」不久,便將洗衣精及冷水精放在兩個疊在一起的臉盆內,從門板裡給傳遞了出來。??

我接了過來,打趣的說:「你早就被我看光了,還怕我會偷看喔?」??

「人家還是會不好意思嘛!」淑娟說。而這種怕臊的矛盾作風也或許與淑娟來自南部的保守個性有關。??

當淑娟要關上門時,我擋住了門板說:「你不是剛換下一套內衣褲嗎?我順便拿上去泡起來。」??

「喔」了一聲,淑娟不疑有它的便將內衣褲遞了出來。當淑娟要關上門時,突然又將頭部給露出來說:「喂,你一定要記得將我的內衣褲與你的分開來裝,我的內衣褲可是很貴的。」??

「我知道啦,你真的很煩耶!」我說。??

「啍!」了一聲,淑娟再度將門關上。我聽到水聲後,看著手上的手錶顯示著10點58分,心想淑娟洗澡至少要十五、六分鐘左右,且阿義與阿忠還沒來到,何不趁現在趕快將衣服拿上頂樓給處理一下呢???

我將淑娟的內衣褲與我的內褲用兩個臉盆分開裝著,且注入了適量的冷水精後,便將我們的外衣褲給通通丟入洗衣機內。我注入了適量的洗衣精及調好十五分鐘的定時後,便從頂樓拎著兩罐洗衣精及冷水精走回我三樓的房間。此刻門外已看到阿義一人獨自站在那,時間大約是11點05分左右。??

我開了門鎖,並順口問阿義說:「等了很久嗎?」??

阿義說:「還好,只是敲了幾下門都沒人應,還以為你們把我們放鳥了。」??

「沒有啦,我上頂樓洗衣服,而淑娟在洗澡可能沒聽到吧!」我說。??

開了門後,阿義將手上大約十來罐的冰啤酒給放在地板的和室桌上,並順口說:「阿忠去買些滷味來下酒,等一下便過來了。」??

我將洗衣精及冷水精放在廁所門旁的牆角下,順口說了聲:「嗯!」便走到和室桌旁與阿義在地板上坐了下來。我們倆各開了罐啤酒,就這樣邊聊天邊喝了起來。??

阿義邊聊天,手裡邊拿著遙控器切著,此刻房間內可聽到電視聲與我倆聊天的聲音,更可聽見從浴室裡傳來的水聲及淑娟愉快啍著歌的聲音。而這是淑娟洗澡時不自覺的習慣,因為她總認為洗澡是一件愉快的事,因此愉快的時候,她總是不自覺會啍著歌。??

聊了五、六分鐘左右,廁所的水聲斷了。過了不到一分鐘左右的時間,我聽到門鎖「卡」了一聲,於是便回過頭看廁所門一下,只見淑娟用毛巾包著頭,穿著我拿給她的那件淺灰色T恤,從廁所裡打開了門。??

淑娟看到阿義,先是愣了一下,而這或許是因為沒有想到房間內會多一個人吧???

「嗨!淑娟,來打擾你了。」阿義先跟淑娟打了聲招呼。??

淑娟「嗯」了一聲的點頭打了個招呼。??

只見阿義又開玩笑的道:「心情很好喔?洗澡還啍著歌呢!」??

淑娟此刻臉害羞的紅了起來,不知是因為阿義的話,還是因為意識到自己T恤底下沒穿內衣褲呢???

此刻我趕緊跟淑娟說:「對了,我忘記告訴你,今天約了阿義及阿忠來這裡打牌聚聚,想說大夥再來便會一陣子沒見,所以趁此機會聯絡聯絡一下感情。臨時忘了這檔事,現在跟你講一下,真是抱歉。」??

此時我覺得自己說得很假,而這根本就是我『露出女友小作戰』的計劃,我根本不是忘記,只是故意不說而已。??

「嗯!」淑娟回了一聲後,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情況,一時之間反倒不知該如何自處。而這是可以想像得到的,如果你是一個女孩子,在男朋友的朋友面前,身上沒有穿內衣褲,只有穿一件薄薄的T恤,此刻你不會不自在嗎???

淑娟在浴室的台階上站了一會,才像想到什麼似的,慢慢地跨下了浴室的台階,好像深怕一不小心就曝了光似的。不久她走到衣櫃前,彎下了腰,拉開了下層的抽屜,用手像是在找尋什麼似的翻找衣物……??

過了一會,她背對著我跟阿義,雙腿夾緊的輕輕蹲了下來,更認真更仔細地翻找著抽屜內層的衣物。翻了一會後,她好像找不到寶藏似的合上了抽屜,便站起身來打開衣櫃門繼續找尋裡面的衣物。??

此刻阿義是背對著淑娟的,而我正好是正對著淑娟,所以淑娟的一舉一動都攝入我眼裡,而淑娟這小心翼翼的動作,反倒不自然得令我有點想笑,但我還是得忍住想笑的慾望。??

不久後,淑娟從衣櫃門內找出幾件裙子放在床上,且低頭沉思了一下,看樣子淑娟好像想穿件裙子遮遮羞吧?於是為了怕淑娟進廁所多套件裙子,我便趕緊對淑娟說:「你在找什麼啊?把裙子翻出來幹嘛?要穿嗎?這麼晚了,又沒有要去哪,在房間內穿裙子反而很奇怪吧?」而這句話其實是有點暗示淑娟若穿了裙子,反倒會令阿義覺得很奇怪的意味。??

我的話反而令阿義轉過頭看淑娟,淑娟看到阿義在看她,臉反倒有點泛紅起來,而這或許是因為淑娟對於自己裡面沒穿,所以感到心虛與不好意思吧???

只見淑娟趕緊找了個理由說:「沒有啊,想說明天要與你出去玩,所以在找明天要穿的衣服。對了,我那些褲子呢?」??

「褲子啊,想說你那些褲子都一陣子沒洗了,所以就順便洗一洗囉!」我答道。??

「喔!」淑娟回了一聲後,便將裙子給收入衣櫃內。我也趕緊拿起啤酒敬阿義,讓阿義的視線離開淑娟,而這只是不想讓淑娟一開始便覺得人家在注視她似的感到不自在。畢竟設計女友要一步一步來嘛,若讓她有了戒心,這樣她的動作就會小心翼翼,就會減少她曝光的機會,又怎能達成我『露出女友小作戰』的計劃呢???

淑娟對著衣櫃的鏡子梳了梳幾下頭,而在梳頭的過程中,她的動作比平常梳頭時來得較小,但還是可以看到在手往後梳的那一剎那,她那碩大胸部的激突便微微地印在T恤上,且T恤的下方還微微地往上拉,露出了右半邊的整個大腿,且像似要露出了屁股下方一般。??

看到這,不自覺中總覺得淑娟這樣好性感,而也或許是因為知道淑娟此刻裡面沒穿內衣褲,因此感到下方的陰莖好像微微的充血起來。??

淑娟放下了梳子後,便走到床上坐了下來,她將雙腿合併的抬上了床上,好像怕自己會曝光似的又拿了件涼被蓋住T恤下方的大腿及小腿的位置後,便將膝蓋曲起來用雙手抱住,就這樣不自在地盯著眼前的電視瞧。??

我與阿義繼續聊天,而淑娟都沒有什麼動靜,於是阿義好奇地回過頭看了她一下,便說:「反正我與阿傑在聊天,電視也沒啥在看,遙控器就交給你了。」說完後,阿義便拿起桌上的遙控器交給了淑娟。??

淑娟可能怕自己會曝光似的,屁股不動地轉過身來。當她習慣性地用右手從阿義手中接過遙控器時,我這個位置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用左手支撐著床板時,整個T恤鬆垮的領口內正露出她那兩顆豐滿的胸部,而我這個位置並不能看到乳頭,但阿義又是否看到了呢???

只見阿義本來遙控器已快送到她手上時,我看阿義手頓了一下並沒有繼續再伸直,而這看起來就好像距離不夠的樣子,於是阿義略為站起身來,便順利地將遙控器給交到淑娟的右手上。??

而這一切的一切看在我眼裡,心裡也有了大概,我想阿義一定是看到了,而他明明略為伸直手一下便可將遙控器交到淑娟的手上,但為何還要略為站起身來呢?我想可能是因為好奇吧?可能是好奇地想確定淑娟是否真的沒有穿胸罩,而這站起來的一瞬間,我想我可以確定他應該是有看到淑娟的乳頭了!??

而淑娟或許只注意到下面,並不知道上面已曝了光,當她接過遙控器後,還對阿義說了聲:「謝謝!」我心想:媽的,笨女人,自己上面都被人家看光了,還跟人家說謝謝。此刻心裡卻又突然有女友不想給人看的矛盾心情。??

我看阿義要轉過身來,於是故作鎮定地趕緊盯著電視並喝了口啤酒。阿義好像做錯事的偷瞄了我一眼後,看我沒啥反應,便拿起啤酒說要敬我,我跟阿義敲了瓶子後,便各自的飲了一口。??

我看阿義臉部有點泛紅,我想他一定是有看到淑娟的胸部,於是便有點試探性地問道:「阿義你怎麼了?臉紅成這樣,才一瓶而已,我記得你酒量沒這麼差啊!」??

阿義趕緊抹了抹自己的臉說:「真的嗎?可能是太久沒喝了吧!」??

「喔」了一聲,我將瓶內剩下的啤酒喝掉,並用手捏扁了啤酒瓶後,便將空罐子給丟入一旁的空塑膠袋內。??

阿義看到我這樣,可能有點給嚇到,但我又開了一瓶後,才笑著對阿義說:「我都喝掉了一瓶了,你太慢了吧!」這時阿義可能覺得自己是多想了,於是將自己瓶內的啤酒給幹掉,並將空罐子丟入剛才我所丟的塑膠袋內。??

「叩!叩!叩!……」這時門外傳來一陣敲門的聲音,我起身打開門來,便見阿忠拿了一大包滷味走了進來。??

阿忠將滷味放在和室桌上,便順手開了瓶啤酒喝,此時傳來一陣「嗶!嗶!嗶……」的聲音,原來是我手錶調的定時響了,於是我跟阿義及阿忠說:「你們先聊,我還在洗衣服,洗衣機的時間到了,我上去看一下。」??

「哦!賢慧喔,什麼時候我們阿傑也會自己洗衣服了?」阿忠開玩笑的說。??

我笑了笑說:「沒辦法啊!被你們淑娟大姊大給拗了!」說完後,我還特定看了淑娟一眼。但淑娟沒說話,仍是兩手抱著那涼被所蓋著的大腿,很不自然地繼續看著她的電視。於是我走出了房門後,便順手關上了房門往頂樓走去。??

-----------------------------------??

之六、露出女友小作戰(4)??

我將洗衣機的髒水漏掉後(因為當時房東所給的洗衣機不是全自動的),重新注入了清水想洗掉衣物上的洗衣精,我調了十分鐘的定時後,點了根煙,心裡想著是否真的要繼續露出女友?到事已至此,那種想展現女友的情慾心理,卻反而不是自己能夠克制,難道我的心裡真的有點病態嗎???

熄了煙,走回3樓房間的走廊門口。看著門,我將耳朵輕輕的貼在門上,心裡好奇地想知道房內是否有發生什麼樣的狀況。??

只聽到阿義及阿忠兩人的交談,完全聽不到淑娟說話的聲音。此時我心想,淑娟應該還是很不自在地坐在床上吧?而我故意留他們三人在房間內,只是有點想知道淑娟這樣的狀況,全身只著一件T恤面對兩個男人時,心中到底是什麼樣的感受?是不舒服、是害臊,還是不安呢???

隔了一兩分鐘後,房內仍然只是聽到阿義及阿忠的短暫交談,於是我好奇地打開了房門,只看到淑娟仍是維持著剛才我出去時的姿勢--抱著腿傻傻的看著電視。??

我進了房門,她轉過頭看了我一眼,才如釋重負地吐了一口氣並問我:「你跑到哪裡去了?怎麼這麼久?」??

「沒有啊,只是在頂樓抽根煙而已。」我說。??

淑娟有點氣憤的說:「真的嗎?人家這樣……」但話說了一半便收了回去。我心想她或許是要說--人家這樣子,你怎麼還敢放心去抽煙的話語吧?但礙於阿義及阿忠在場,所以才把話收回去吧!但我不是淑娟,所以也不知她到底是想說些什麼。??

「小倆口不要吵架嘛!才五、六分鐘的時間,阿傑也不可能去偷人嘛!」阿忠跳出來幫我們打圓場的說。??

「沒有啦,我跟淑娟感情這麼好,怎麼會吵架呢?」我有點開玩笑的說。說完後,我便走回剛才坐的位置坐了下來。??

此時桌上的滷味已打了開來,見桌上只有兩雙打開的筷子,於是阿義又遞了雙筷子給我。我打開筷子吃了幾口,看阿忠及阿義又各自吃了兩口後,我才說:「奇怪!你們兩個都沒有招呼我女朋友吃滷味喔!」??

「天啊!天地良心,我們剛才有問淑娟要不要吃,是她自己說不吃的。」阿忠首先說道。??

「嗯!我可以做證。」阿義附和道。??

「真的嗎?」我用有點懷疑的口氣說。??

「是真的啦!」淑娟突然說道。??

「喔!」我回了淑娟一句。??

「對了,你們家淑娟今天好奇怪,跟她說話總是以『是』、『嗯』或搖頭來代替,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跟平常話匣子一打開就聊不停的淑娟差好多喔!」阿忠說道。??

「對啊,連問她要不要吃滷味也只是搖搖頭而已。」阿義附和道。??

「可能是怕羞吧!」我故意說道。??

「怕羞?怎麼會呢!我們兩個都跟你們都這麼熟了,與淑娟又不是第一次見面,她怎麼還會怕羞呢?」阿忠說。??

我故作神秘的說:「這你就要問她囉!」然後臉上露出淺淺的一笑。??

只見淑娟白了我一眼,於是我趕緊收起臉上的笑容說:「可能是只面對你們兩個不好意思動筷子吧?」然後我又對阿義說:「不然我們兩個換個位子吧!」就這樣與阿義對調了位置,我換到比較靠床邊的和室桌旁,而阿義則是換到了正對淑娟的浴室門前和室桌旁,阿忠則是留在原位,也就是較靠衣櫃的和室桌旁的位子。??

與阿義對調了位置後,我開了一雙新的筷子,用保麗龍碗夾了一些淑娟愛吃的滷味後,將筷子跟碗遞給淑娟說:「你晚上才只吃個麵包而已,應該也有點餓了,多少就吃一點嘛!」說完後,淑娟才從我手中接過筷子跟碗,並說了聲「謝謝」,就這樣坐在床上吃起了滷味。??

我跟阿義及阿忠就這樣邊吃邊喝並邊聊了一會後,才開了罐啤酒轉過身遞向淑娟說:「你要不要喝一點?」??

淑娟其實算是一個酒量還不錯的女生,喝得急一點的話,大約五、六罐啤酒才會倒,但她只要喝下一兩罐左右,她的情緒就會變得很High,往往會做出一些比較放得開的動作,不像平日那樣拘謹。而我此舉的動作,便是希望她動作能放得開一點,看能不能無形中增加她露出的機會囉!??

只見淑娟搖了搖頭對我說:「不用啦,我怕我會喝醉。」??

「怕什們呢?有我在,而且又是自己的房間裡,醉了就直接躺下來睡嘛!」我說。??

「……」只見淑娟面有難色,可能是怕自己醉了會曝光吧???

「對啊,我們大家高高興興在喝酒,就你沒喝,淑娟你這樣不給我們兩人面子喔!」阿忠喝完了第二罐,有點盛氣的說道。??

「大家都在喝,就你沒喝,有點怪怪的吧?」我對淑娟說道。言語中其實有點逼迫淑娟的意味。??

只見淑娟將手上的筷子及空碗遞給我,並從我手中接過啤酒,就這樣稍微的喝了一口後,便將啤酒放在她右手旁的床上。??

我接過了空碗及筷子後說:「這才對嘛,你又不是不能喝,稍微再喝一點就好。我再幫你夾一些滷味。」說完後,我又夾了第二碗滷味並轉過身遞給淑娟。??

淑娟吃了一會後,我又再度拿酒瓶敬淑娟,而淑娟也識趣地跟我敲了下罐子並喝了兩口。??

不久,我又叫淑娟敬阿忠及阿義一下,就這樣淑娟坐在床上禮貌性地隔空敬了阿忠及阿義後,看來淑娟也喝了半瓶有餘吧???

而我看淑娟喝得有點急,便不想再為難她,於是我換了一個較輕鬆的姿勢,將背靠在床邊,並將手肘向後支撐著繼續與阿義及阿忠閒聊起來……??

聊了一會後,阿忠才像想起了什麼似的說:「我們不是說要打牌嗎?聊了這麼久的天,也應該開戰了吧?」??

我笑了笑的說:「原來阿忠是手癢了,忍不住囉!」??

「對啊,阿忠這個賭鬼為了期未考已將近一個月沒打牌,我看他都快要憋死了!」阿義也消遣道。??

「對啦!對啦!我就是愛賭啦!」阿忠有點自我嘲諷的說。說完便轉過身從我置物籃最下層拿出麻將。??

「你看!愛賭到連我麻將放哪他都知道。」我有點開玩笑的向阿義說道。??

阿義有點認同地點了點頭,向阿忠說:「你要玩也先等我們大家把滷味吃完嘛!」??

「對啊,滷味沒吃完要處理掉很麻煩,且我樓上的衣服還沒脫水拿出來晾,我要先上去處理一下。」說完後,我正準備站起身來去處理頂樓的衣服。??

「不用了,我上去處理,你留在這裡陪阿義及阿忠好了!」淑娟邊說邊用一只手壓住我的肩膀。而此舉或許是淑娟怕自己留在房間內,又會像剛才那樣的不安與尷尬吧???

「不用啦,我上去就好,我都答應今天要幫忙洗衣服了,怎麼可以半途而廢呢?」我有點故意的說道。??

只見淑娟有點緊張的說:「那些泡著的衣服,你知道怎麼弄嗎?」??

我回頭看了淑娟一眼並搖了搖頭。??

「那些衣服還得搓揉一下,我看你也不會弄,還是我上去好了。」淑娟說完後打開了涼被,從床上兩腿合緊的小心翼翼地下了床並站起了身。??

我抬頭看著站在身旁的淑娟,實在是有點拗不過她,且看她一副很怕我又把她留在房間的樣子,我只好說:「好吧,便又怪我食言而肥,說要幫忙洗衣服結果又丟給你就好!」??

「才不會呢!」淑娟說完後便轉過身,準備要繞過阿忠的身後。??

此時我突然想要跟淑娟開個小玩笑,於是隔著T恤便用手掌輕輕的打了淑娟屁股一下說:「下次短褲不要穿得這麼短嘛!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你裡面沒穿褲褲呢!」??

只見淑娟側邊的臉頓時漲紅了起來,她轉過頭白了我一眼後,便繞過阿忠身後,開了門趕忙穿了拖鞋快步地往樓梯間跑去……??

我的話語像是射中淑娟內心在意的事,使得淑娟門也沒關好便像逃難般的逃離現場。我叫阿忠幫忙關一下門,便見阿忠站起身來關門。??

阿忠關了門重新坐下來後,便好奇地問我說:「淑娟剛才看起來好像有點緊張,到底在緊張什麼事?」??

我用有點開玩笑的語氣說:「可能她真的裡面沒穿褲褲,怕曝光又被我說中了吧?」然後我低下頭抓了抓幾下後腦勾的頭髮,又說:「搞不好連內衣也沒穿吧!」??

我抬頭見到阿忠及阿義都愣了一下,才趕忙說:「開玩笑的啦!你們兩個不會信以為真吧?」??

「沒……沒……我們當然都……知道你是開玩笑的……啦!」阿義有點緊張的吞了口口水並結巴的說。而這或許是因為剛才阿義有偷看到淑娟的胸部,所以談到這才會有點心虛的緊張吧???

而我故意這樣說,無形中就好像透露出淑娟T恤底下並沒有穿東西的意思。我雖然打了個圓場,但我想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是男人難免會色心興起,阿忠及阿義難免會偷偷地瞄個幾眼想確定一下吧???

這個話題有點嚴肅及尷尬,只見阿義趕忙轉了個話題說:「對了,你有約阿邦或阿德過來打牌嗎?」??

我故意敲了下額頭說:「啊呀!我忘了告訴你們,他們兩個下午就已經回去了!」??

「怎麼?你沒約嗎?」阿忠說。??

「沒呀!我有跟他們說。可是他們班上好像要出去玩,所以就沒辦法留下來了!」我說。??

「那怎麼辦?三缺一啊!」阿忠說。??

「只好拜託淑娟來添腳了。」我說。??

「也只好這麼辦了。」阿忠說。??

「淑娟會不會答應?她好像不太喜歡打牌呢!」阿義說。??

「沒辦法,只好求她囉!」我說。??

說到這,我拿起桌上的煙請阿義及阿忠抽,就這樣三個大男人點了煙後,我便邊抽著煙邊把淑娟放到床上的啤酒及空碗筷給收到桌上來。然後我又夾起桌上剩下的滷味,吃了一口後,便拿起自身的啤酒要敬他們。三個人就這樣敲了瓶子後,繼續邊吃邊喝邊聊著……??

實際上我並沒有約阿邦及阿德,更知道阿邦及阿德原本便計劃今天要返家。這一切的一切都已順著我『露出女友小作戰』的計劃安排著,而淑娟也慢慢的被我設計了……??

-----------------------------------??

之七、露出女友小作戰(5)??

淑娟上去頂樓處理衣服已過了十來分鐘,在房間內我突然想起淑娟若穿起內衣褲及短褲來,那我『露出女友小作戰』的計劃不就泡湯了嗎?想到這,我的內心反倒開始不安了起來。??

但淑娟真的會穿上內衣褲及短褲嗎?由於我們住的地方脫水機壞掉了,且這樣的熱的六月天裡,就算是衣服擰乾了,也難免要晾上三、四個小時才會幹,除非是淑娟願意穿上這些濕淋淋的衣服。但我想,這種悶熱的天氣裡,穿上這些衣服反倒是一種不舒服與折磨吧?但一切的一切我仍是無法確定。??

「喂!你們家淑娟怎麼上去那麼久?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要不要上去看一下?」阿忠的話語打斷了我的思緒。??

這時阿忠的話反倒令我擔心起淑娟來,畢竟淑娟全身只著一件T恤,雖然別人搞不清她裡面到底有沒有穿,但這樣的穿著,就算是裡面有穿內衣褲及短褲的話,我想難免還是會引起別人的遐想吧?想到這,我反倒開始為淑娟擔心起來,怕淑娟不小心遇到壞人。??

「喂!你們兩個坐一下,我上去看淑娟一下。」我說。??

「沒關係,你上去嘛!」阿忠說。??

「要不要我們陪你?」阿義說。??

「不用了,我一個人上去便好。」說完後我便留下阿義及阿忠,站起身來一個人往頂樓走去。??

到了頂樓,我看到一排排的衣服早已晾好。穿過了一排排的衣服後,我看到淑娟一個人手靠著平台上的圍牆,正看著遠處的夜景。??

我躡手躡腳地走到淑娟身後,兩手抓住她臀部上來一點點的腰部說:「喂!你在想什麼?」??

淑娟身體微微的一震,但意識到是我的聲音後便說:「你幹嗎嚇我嘛?」??

「沒有啊,看你在這發呆,所以才故意開個小玩笑嘛!」我說。??

「你少討厭了啦!」淑娟發嗲的說。??

「你到底在想什麼?」我問。??

「沒有啊,看看夜景,順便等衣服乾。」淑娟說。??

「等衣服乾?」我說。??

「對啊,人家沒穿內衣褲及外褲,看到阿義及阿忠感到很不好意思呢!」淑娟說。??

「嘻……」聽到淑娟真要說,我笑了出來。??

「你幹嘛笑啦?」淑娟問。??

「沒啊,只是聽到你說要等衣服乾,感覺有點好笑吧!」我說。??

「為什麼?」淑娟問。??

「你知道這種天氣就算是要等衣服乾,至少也要兩三個小時吧!難道你就一直站在頂樓等衣服乾,順便喂蚊子嗎?」說完我還順便打了正在吸我腳上血的蚊子。??

「那你要人家怎麼辦嘛?」淑娟說到這,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都怪你啦!沒事約朋友也不跟人家先說,還把人家可以穿的衣服都拿去泡水了。」淑娟有點抱怨地又說。??

「人家真的忘記了嘛!又不是故意的。」我假裝是不小心忘記的跟淑娟賠不是,緊接著又拉著她手臂上的衣袖,撒嬌地說:「不要生氣嘛!你生氣就不好看了。」說到這,淑娟才破涕為笑地用手擦了擦快掉下眼淚的眼眶。??

看到淑娟這樣,我真的有點不捨,心裡又開始猶豫起是否要繼續執行『露出女友小作戰』的計劃。??

「喂!」但淑娟打斷了我的思緒。??

「什麼事?」我問。??

「你幹嘛發呆呢?」淑娟問。??

「沒啊!在幫你想辦法。」我說。??

「算你還有點良心,那現在該怎麼辦?」淑娟問。??

「我看你不說、我不說,阿義及阿忠也不會知道你裡面沒穿。況且你這樣好性感喔!」我邊說邊故意將右手從淑娟的腰際滑至臀部摸兩下的說。??

「啪!」、「你討打啊!」淑娟打了我的右手說,「人家都這樣了,你還有心情開玩笑。」淑娟又說。??

「我是說真的啦,我們上來這麼久了,還是趕快下樓去,這樣阿義及阿忠才不會起疑。否則你今天這樣扭扭捏捏的,態度又跟平常不一樣,人家難免會覺得怪怪的。就算是不說,人家也會懷疑你今天是怎麼了?」我說。而這樣的說詞一方面是希望淑娟能夠妥協,另一方面則是我還沒完全放棄我『露出女友小作戰』的計劃。??

「……」淑娟並沒有說話,兩手撐著圍牆,閉著眼、低著頭,看來好像在想事情一樣。我看淑娟沒有反應,於是拉著她的衣袖正打算帶著淑娟下樓去。??

「不要拉我啦!」淑娟用手撥開了我的手,緊接著又說:「你還記得你剛才在我要出房間時說--我看起來好像沒穿的樣子。你這樣說,難道他們就不會起疑嗎?」??

「我只是開開玩笑嘛!沒必要這麼生氣吧?」我說。??

雖然淑娟的舉動看起來好像是有點生氣的樣子,但淑娟也不是笨蛋,不知道這一連串的巧合是否也讓她看出我想要設計她露出的心思?但仔細一想,淑娟好像也沒那麼總明,應該是不知道我的心思吧!??

「反正人家只著一件T恤就是會感到不好意思啦!我才不要穿這樣下樓去,我就是要在這裡等衣服乾!」淑娟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