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校园小说  »  [轉載]校花女孩公車里上做被中出

[轉載]校花女孩公車里上做被中出

16歲,正直一名少女的花季,白潔也正處在青春期得發育之中,不過有一點值得她驕傲的是自己發育的比別人要早一些,豐滿的乳房高聳在胸前,兩瓣肥臀撐的牛仔褲緊邦邦的,好像隨時都要裂開似的。

但這些都只是次要的,最最主要的是白潔有著一副令所有的男孩子、包括女孩子都羨慕的漂亮臉蛋,一雙大大的能望穿秋水的明牟,細細的小雙眼皮,俊俏的鼻梁支撐起那人見人愛的小嫩鼻,櫻桃似的小嘴總是在微笑著,而旁邊的兩個酒窩顯得小臉看起來更加嫵媚動人。

這天放學,一群群青舂活潑的女校生慢慢的從校園門口湧出來。有的跑步,有的慢行而同時閑談,笑聲此起彼落。

在校門對面的欄杆處,有幾個十七歲男孩身穿著不同的校服,手中拿看花朵而向人群極目搜索心中的小女神──小校花白潔。

由於白潔還是個小女孩,加上自己與及同學也未有戀愛的經驗,所以對男孩很害羞。

在旭和道斜路上,白潔沿著樹陰一直跑。

當白潔跑到公共汽車站就停在人龍的后面,可能是腳步聲響太大,引得其他候車人都回頭望向白潔,頓時有點尷尬,兩頰飛紅起來。

停下來時身上流出的點點汗珠弄濕了校服,令整條白裙貼起身來,白潔的美妙曲錢就玲瓏浮凸的現出來,兩顆處女粉紅小乳頭亦清晰可從外邊見到。

由於白潔的天使面孔加魔鬼身材,候車的男仕都看得心猿意馬,下體的褲擋都給硬起陽具拱起了一塊。

放學的人潮散了不久后,往白潔住處的公共汽車已來到車站前,“嘰”一聲停下來。

這時公共汽車已差不多滿座了。

由於是煩忙時間的長程車,班數少而半途落客也不多,所以白潔每天都慣了做“沙丁魚”。

當白潔迫進車廂,有陣陣濃烈的汗味和混俗的香水味彌漫在空氣中,白潔在慢慢的迫進車廂時,恍惚有很多男人手在借意摸白潔的胸部,最后白潔被迫到中央位置時才停下來。

而在那位置白潔並不能伸手抓到車廂扶手,白潔唯有就給人夾人的站著。

白潔多希望半途有人下車,但最后也沒有發生。

白潔就在所站的位置放書包在車廂地板上,同時預備做好保護要害的姿勢。

當車開行時他用肩輕輕倚著其他乘客,並想將兩手提起護胸。

突然有人從后迫過來,白潔的手還末提起就給壓倒在一位別學校男孩子的胸口,兩顆乳頭及下體就面貼面的黏在一起。

那男孩年約十四五歲剛好與白潔的年齡大約差不多,他感到情況很尷尬,想避卻是沒有地方可動,只得保持現狀站看。

在車走動時,兩個身體就只隔看兩塊布摩擦起來,生理上的自然反應令男的陽具硬起來,在褲擋內突出頂看白潔的小腹來摩擦,而白潔雙乳頭亦變硬的摩擦著男的胸口。

漸漸兩個臉上都添了一片紅霞,呼吸都有的急促起來,生理上産生了一種莫明欲念和一種好奇心。

爲逃避這種欲念,白潔假裝的左盼右望,這時車外的風景正在窗外飛快流后。

時間一久,白潔慢慢的感到那條火熱雞巴竟自動的在白潔小腹上抖動。

當車走下波時那條陽具更像插在自己的身上似的。

那陣欲意變得越來越大,白潔陰戶初次的流下璦液來。

白潔感到很羞家,希望不會給任何人知。

而兩腿卻在互相摩擦來底消陰戶的空虛感覺。

當車到了中途站,情況並末改變,而白潔的陰戶好像越來越濕,整個人也好像發起熱來。

這時候白潔覺得像有一只手在摸他的臀部。

白潔很害怕,但又不敢叫出來。

想到如果怒目以視色魔可能把他趕走,白潔就立即回頭看,可惜角度所限,始於也不能看清是誰人。

那只手在白潔的臀部慢慢的向下遊走看,漸漸那處有一陣快感傳到白潔腦海。

跟看那只手隔看白潔白色校裙由上下,停在白潔的私處,伸出手指輕輕的觸摸那陰戶外邊,一度電流的感覺即時的傳到白潔腦海,快感令他不禁在車廂內低聲呻吟起來。

幸好公共汽車的馬達聲浪很大掩蓋了白潔的呻吟聲。

被白潔阻擋視錢的男孩,只看見白潔的呻吟和挑逗,他很想吻看白潔那肌渴的櫻唇,但卻欠了膽量。

那只手不斷的擠手指迫白潔的私處,陰戶內不停的流出愛液弄濕了一太片校裙。

白潔的臉上紅霞越來越濃,快感催促下的呻吟就像滿座的公共汽車不停站的飛馳。

汗水不停的從白潔身上流出,半濕透的校裙就好像變得半透明的三點式泳衣,那嬌嫩的肉體就全約隱約現的振視於衆人目前。

那只手已經感到他的陰戶很濕,於是開始進迫,把裙子拉起,直接觸摸白潔那濕透的內褲。

那手伸出手指在陰溝處的內褲橡根處遊動了一會,待白潔沒有作反抗時,兩只手指就從那處伸入白潔的陰溝內,直接的搓摸那濕潤的陰戶和搓玩那敏感的陰蒂。

白潔只覺全身一陣酥軟和想坐下來的感覺,幸好前后也給人夾看,不致於出洋相。

當白潔的陰蒂被搓玩時,白潔亦即時很緊張的擁抱面前的男孩,那男孩再禁不住,就向白潔的櫻唇吻下去,二片舌子隨即在口中攪動起來。

旁人看起來,他們就像對熱戀的情侶,都不好意思的轉頭望向其他地方。

那神秘人開始把中指插入白潔的肉縫抽疊。

一種仿如做愛的快感令到白潔有點吃不消。

漸漸的,男孩的吻由櫻唇移到粉頸,雙手亦在衣服上摸索。

當找到入口,就摸進了校服和內衣內,兩手恣意的在雙乳頭上撫摸看。

前后不斷的快感使白潔呻吟看。

旁人當然看不見白潔頸以下發生的事,只認爲這女孩的粉頸十分敏感呢!

男孩更猛烈的把自己的火棒在白潔小腹摩擦。

有幾次男孩的手想移下時都給白潔禁止,因爲白潔怕那男孩發現在正被人非禮。

當男孩在上邊打得火熱時,白潔的內褲已被退至膝部。

白潔暗叫不要,並把大腿夾起來。

那種神秘人即用自己的火棒隔昔褲摩擦白潔的臂部中間,一陣陣的快感令白潔産生了對火棒的欲念,陰戶燮得很痕癢和空虛。

漸漸的,白潔兩腿松了下來。那人把自己的褲鏈下,就將火棒伸入白潔兩腿之間,來往的抽送。白潔的陰戶受到這樣的刺激,産生了強烈的高潮,高潮中的愛液的流下沾濕了那粗大的陽具。

THIS SITE IS HOT!!!

抽送久了,白潔的臂部很自然上翹,而雙腿亦微微分開而立,預備給陽具插入自己的陰戶止癢。

這時,有一把很低沈的聲音在耳邊問白潔:“你想我插你,就求我吧!”

那把男聲是很有磁性的。

白潔此刻實在欲火焚身,顧不得一切,即從喉嚨發音回答:“插我吧,用你的棒棒插入我好嗎?”

“呀呀……”白潔不禁低聲淫叫起來。

“我的洞洞很小,你一定很舒服,快插我吧!”

“好吧,是你求我的。”

那人就用龜頭在陰戶外摩擦了一會,跟著從低角將陽具往上朝,再一頂。

白潔的處女陰戶是非常太窄,起初只得龜頭進入陰道,慢慢的整條陰莖在白潔的精水潤滑下滑進了陰戶,直達花蕊,雖然有一些痛楚,但快感,高潮給白潔更大的刺激。

陰戶緊緊的包著陽具,白潔感到不斷的高潮。

當白潔想到自己在公共車廂內和一個陌生的男仕公然做事就感到羞恥。

但一陣陣的快感卻今白潔失去理智的在車廂中,不顧他人的低聲呻吟看。

“呀呀呀……”

“插深的,呀呀,呀呀!”白潔的喉嚨在低聲叫著。

由於車廂太窄,那陽具的抽動很困難。

白潔爲了得到更多的高潮,利用自己的腳掌把身體撐高和坐下,令那火辣的陽具可以在陰壁內抽動摩擦起來。

“呀呀!呀呀!”白潔一陣陣喉嚨觸發聲的淫叫。

那剛成熟的身體被高潮不斷的沖擊著,令白潔失去了理智。

那男人配合白潔的動作,將身體不斷的微蹲沿后上插,在白潔陰戶中抽送著。

兩人的精水摩擦得吱吱聲向起來。

每逢公共汽車在交通燈處停時,他們都停下抽送,息體一曾。

隨著車速的加快,那男人的抽送也加快。

當車轉彎時,那陽具摩擦得白潔的右左肉壁有無上的快感,高潮。白潔已感到全身酥軟無力。

當公共汽車車差不多到總站時,白潔又達到另一個高潮的同時,那陽具在白潔陰戶內猛力的痙孿了數下,接著是一陣強烈的抖震,白潔感得有一股熱流在那男孩的褲擋內射出,一股熱辣辣的精液射到白潔的子宮。

汗水已早弄到白潔的校裙濕透,半透明的衣服貼在白潔身上差不多等於透視裝。那嬌嫩的肉體的暴露,就像白潔赤裸裸的站在舞台上作裸舞和真人表演。

當車到站時,那軟了的雞巴慢慢的抽出白潔的陰戶,那神秘人還將他的內褲穿上及整理好下身的校服。

這時白潔才如夢初醒的擺脫面前的男孩,雖然始終都是兩人貼著身,但經白潔的輕微反抗,那男孩即收回熱吻和抽出雙手。

車廂內的人群慢慢散去,到白潔可以轉身時,白潔已不能辨認誰是剛才和白潔做愛的色魔。

這時剛才面前的男孩問道:“我們可否再見面?”

“不,我不歡喜你!”白潔紅著臉的跑了下車。

此時四方的人看到這個濕透的美少女,全身的曲錢條,兩乳和下邊的三角地帶都清晰可見,但白潔自己卻懵然不知。

只一直的向自己家的方向走出,白潔陰戶內還留有那男人的精液,腦海卻想看剛才的一切和想知關於那神秘男人的一切,不禁心中甜蜜蜜的。